九游下载-诺奖得主罗伯特·席勒:特朗普是叙事经济学的一个绝佳例子

  原标题:诺奖得主罗伯特·席勒:特朗普是叙事经济学的一个绝佳例子

  后疫情时代下的叙事如何影响经济活动,甚至最终影响地缘政治力量的平衡?

  传统经济学家在解释过去或预测未来时,很少会引用流传于街头巷尾或报纸评论中的看法。但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耶鲁大学经济学斯特林教授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却肯定了未经经典经济学方法检验公众信念,即“叙事”在重大经济事件中的作用。

  8月12日晚,耶鲁北京中心联合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邀请席勒做客“普林斯顿与大咖说”线上直播间,结合他自2000年以来发表的7本著作的内容探讨“叙事”如何决定经济的繁荣或萧条,以及后疫情时代下的叙事如何影响时代发展。

  在经典经济学的研究范式中,理性人假设是很重要的基本假设。而帮助席勒在2013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行为经济学则对传统经济学中这一根基性的假设持否定态度。这一理念也贯穿于席勒迄今为止出版过的7本主要著作中。2000年,席勒出版了超级畅销书《非理性繁荣》(Irrational Exuberance : Revised and Expanded Third Edition),这本书的第一版与第二版曾成功地预测了美国2000年的股市泡沫与2007年房地产市场的崩溃。2019年,席勒携新作《叙事经济学》(Narrative Economics: How Stories Go Viral and Drive Major Economic Events)重回大众视野。

  “人们的行为可以影响市场”是大多数人都会接受的观点,但人们的行为又是如何被流行叙事所影响的?在需求低迷拖累投资和就业的情况下,是什么在推高股价?特朗普的言行作为一种叙事如何影响市场?疫情留给人们的恐惧与焦虑会如何影响未来的经济?席勒在此次线上活动上一一解答。

  特朗普的言行作为一种叙事如何影响市场?

  席勒:特朗普非常擅长“叙事”(narratives)。让我惊讶的是,美国有很多他的故事的忠实信徒。特朗普给自己打造了一个做生意的天才形象:富有同情心的同时又很强硬。他还很了解电视节目的重要性,他对自己的宣传远远超过了传统的演说。

  特朗普成功地讲述了自己的故事,虽然他说的很多话都不是真的,他的故事也不合逻辑。他写过很多书来描述自我提升之道,还甚至在一本书里称,不要害怕自我吹嘘。但他当上了总统,这似乎就证明了他是个天才。因为常人不像特朗普那样,他们想听不一样的故事,这能让他们感觉很好,于是市场的表现就很乐观。特朗普在任期间,美国的股市和楼市都表现得很好。

  疫情会如何影响未来的经济生活?

  席勒:经济学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定理(principle):干中学(Learning By Doing),由另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肯尼斯·阿罗在经典论文《干中学的经济含义》(The Economic Implications of Learning by Doing,1962)中提出,指的是人们在生产产品、提供服务的同时,也在积累经验,从经验中获取生产技能与知识。

  Zoom(编注:一款视频会议应用)正在改变世界,经济生活的地理结构将因此而改变。全世界会因人们可以在同一时间跨国对话变得更为同质。以后还会有越来越多的居家办公。这些行为会改变经济的地理结构。城市会变得没那么重要。我认为未来中心城市的房价很有可能会下降,部分区域的价格甚至会骤降。因为人们会意识到不再需要居住在大城市,也不再有那么多重要的会议需要参加,这会改变房地产市场的价格结构。有些工作可能不再被需要,得要为人们开发新的工种。

  新冠疫情如何改变社会文化?如何在促成向“好的社会”(good society)发展?

  席勒:上个世纪20年代的美国非常繁荣,同时也是一个非常竞争的社会。现在看到的关于大萧条的叙事并没有包括这一方面:相比于1920年代,大萧条时期(1929年-1940年代)美国社会的竞争要弱很多,美国人普遍都更为友好,彼此之间更为互帮互助。从这个角度来看,大萧条时期美国人可能过得更幸福,因为萧条时不必再在意个人成功,但这会导致经济上不好的结果。例如,1932年相较于1929年,新车销售量骤降85%。

  新冠疫情好的一面在于,它让大家团结在了一起,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病毒,人们也变得更为在乎彼此,心态上改善了很多。我们应该利用这个机会,让所有人的生活都能过得更好。

  新冠疫情期间新的叙事是什么?决策者应如何采用叙事来应对疫情?

  席勒:相比于现在,为了应对危机大萧条时期人们更倾向于采取激进的解决办法,共产主义也因而在那个时期的美国盛行,涌现了很多关于改革的想法。政客们知道需要讲故事,以及如何去表现他们自己,而这些“故事”有非常强大的力量。

  美国在疫情的应对上做得很差。在美国的主流叙事中,公民 ,尤其是男性公民是强硬而又独立的。于是在政府说要戴口罩时,他们会说我有权利不戴,这是我们的基本权利。我们需要有娴熟的政客来改变这样的“故事”。可是现实是,人们喜欢特朗普,特朗普本人此前也不戴口罩,而总统理应起到树立榜样的作用。这说明这样的国家叙事有时候是会有问题的。美国的“独立公民”叙事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需要做一些改变。

  社交媒体如何影响叙事,又从而如何影响到经济事件?

  席勒:为了试图了解Tik Tok(字节跳动旗下国际品牌)为何传播如此之广,我最近下载了这个应用,事实上我开始有点喜欢上它了(笑)。有意思的是,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人际互动的模式,却在突然之间变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社交媒体最大的问题在于你接触不到与你不一样的观点,与你互动的都是跟你一样的人。在这些社交网络上你能得到很多认同,甚至是在一些非常私密的问题或领域上。这可能会让你的配偶或伴侣觉得是件很疯狂的事,从而影响到亲密关系。这一点是有些危险的。我还没有想到解决之道。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蒋晓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