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游app–金融巨贪-的100名情妇坐满会议室被捕?真相来了

(原标题:“金融巨贪”100名情妇坐满会议室?多位女明星牵涉其中?真相来了)

【“金融巨贪”100名情妇坐满会议室?多位女明星牵涉其中?真相来了!】近日,一段“赖小民100多个情妇坐满会议室”在朋友圈和聊天群里火热传播。事实上,这段视频很明显是警方扫黄打非的现场,且至少在2018年就已经存在。坊间传闻赖小民有100多个情妇,他甚至还把她们安排在一个同小区,这一说法无疑也是谣言。贪官无需被洗白,但谣言不能混淆视听!谣言或许源于对流量的没有底线的追求,但终将止于智者!

相关阅读

受贿近18亿 车库里百万级豪车都是他的!这只老虎还破了其他记录

党的十八大以来“老虎”的敛财数额,再破纪录。11日,天津二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赖小民受贿、贪污、重婚一案。赖小民被指控敛财17.88亿余元。

近18亿的数额,远超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创下的纪录。今年5月,赵正永案同样在天津开庭,赵正永被检方指控敛财超7.17亿余元。

十九大以来首个犯重婚罪的“老虎”

公开资料显示,赖小民生于1962年7月,江西瑞金人,1983年7月参加工作,先后在中国人民银行、原中国银监会、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任职。根据检方指控,赖小民的敛财经历从其担任原中国银监会办公厅主任开始,长达10年。2018年4月17日,赖小民“落马”。同年10月,他被“双开”。

据检方指控:2008年至2018年,被告人赖小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或利用其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7.88亿余元,其中1.04亿余元尚未完成收受。

今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二集《全面监督》中,提到了赖小民受贿的细节: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为了逃避调查,他要求行贿人都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与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除了现金,赖小民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据当时的办案人员介绍,宾利、奔驰、阿尔法,一个地下车库的百万级豪车都是赖小民的。

除了大肆敛财,检方还指控赖小民在合法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长期以夫妻名义共同居住生活,并育有二子,依法应当对赖小民以重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发现,此前不少老虎都涉及生活腐化,大搞权色、钱色交易等。如今年3月被“双开”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姜国文,通报称他“与不法商人沆瀣一气,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违规从事营利活动,收受礼金”。又如去年12月被“双开”的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被通报“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在企业经营活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而赖小民则是党的十九大后,首个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涉嫌重婚罪并被追责的“老虎”。

十九大以来,还有两名官员犯重婚罪

不仅是“老虎”,党的十九大以来,被地方纪委监委通报涉嫌重婚罪的其他级别官员也不多。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只有两名官员被控涉嫌重婚罪。

一例是云南省地质调查局原党委书记(副厅级)蒋铮。去年8月,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蒋铮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当年11月,蒋铮被“双开”。据当时的通报称,经查,蒋铮生活上腐化堕落,道德败坏,生活奢靡,追求庸俗、低级趣味。严重违反了党的政治纪律、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及重婚犯罪。

今年2月,蒋铮涉嫌受贿罪、重婚罪一案,经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西双版纳州人民检察院向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据西双版纳州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蒋铮在合法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长期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依法应当以受贿罪、重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云南纪委监委拍摄的反腐纪录片里,蒋铮面对镜头忏悔。出身教师家庭,曾是当地高考状元的他,不仅与多名社会女子发生不正当关系,甚至在2005年,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未婚女子陆某,两人迅速确定了关系,并于2006年3月生下第一个私生女。另一边,蒋铮面对妻子张某的劝告,不仅不听还认为张某是无理取闹,夫妻俩渐行渐远,于2005年8月办理了离婚手续。

此后不久,考虑到自己的前途、政治影响及和张某所生的患小儿麻痹症的大女儿,蒋铮又与张某复婚。不过,蒋铮并未斩断与陆某的关系,两人还于2013年11月又生下了第二个孩子。就这样,蒋铮多年来周旋在两个家庭、三个孩子之间。

专题片提到,蒋铮因为不能给陆某及两个孩子名分,一直心存愧疚,苦心经营着这个“家外家”,并从被动受贿走上主动受贿之路,疯狂敛财300余万元。

另一例则是去年8月被调查,今年1月被“双开”的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济师何仁春。退休3年后被查的他,也被指控“明知有配偶而重婚”。

本文来源:燃新闻 责任编辑:赵亚萍_NN900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